就这样冒了出来在坂本的指挥之下迅速的排在了

98彩票手机端 admin 浏览

小编:帝国大学的同学们为坂本友河桂甘的出现,只不过惊诧了一瞬,在校园内网上的讨论热度也不过持续了三天之后,就逐渐的归于沉寂了。 这让已经习惯了站在人群的最顶端,被人行注目

 帝国大学的同学们为坂本友河桂甘的出现,只不过惊诧了一瞬,在校园内网上的讨论热度也不过持续了三天之后,就逐渐的归于沉寂了。
 
    这让已经习惯了站在人群的最顶端,被人行注目礼的坂本,很是不太适应。
 
    而当他做出了在校园狭窄的墙头之上行走,在三层教学礼堂的阳台上攀爬,用他的反复横跳在草坪上雀跃这些他最为经典的动作之后,都没有为他迎来更多的关注度,坂本友河桂甘就知
 
道,他是时候……去找一下那个名为秦观的男人了。
 
    于是,某一天,校内网,秦观后援团的官网之中,在发布了他们的偶像即将来校的时间安排的当天,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小角落中,就有一双罪恶之手,将这份日程表给下载了下来。
 
    随着这个日程的公布,那个上学期基本就没待在校园中的秦观,此时正抱着大包小包的书籍,带着口罩,兜着帽子匆匆的走向专业课的教学楼,却在抄近路所走的林荫小道上……被一个
 
陌生的人给堵住了。
 
    这个人在秦观的眼中很是奇怪,他摆的姿势很怪,脸上的表情更是怪异,但是若再看看他后来的行为举止的话……那么前面的那点点的小怪也都不算什么了。
 
    因为此时的这个黑衣人,竟然摆了一个大鹏展翅的状态,朝着他大吼了一声:“在下坂本,有何贵干!”
 
    而对面抱着一摞书的秦观:……
 
    老子压根就不认识你,鬼知道有何贵干啊。
 
    我连个招呼都没跟你打过,咱们充其量就是一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的关系,你问我有何贵干?
 
    咦,等等?
 
    擦肩而过?
 
    这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孩子,不会是因为这小路有些狭窄,自己在对方迎面而来的时候……为免于右脚踩到一旁草丛之中的狗屎,而不小心的擦碰了对方的肩膀……就认为自己是故意找他
 
岔儿的吧?
 
    想的未免太多了!
 
    但是作为一个善良的有为青年,他又能跟脑子有包的人计较什么呢?
 
    性格极其好的秦观,就算是被这样突兀的问了,他依然是好声好气的回答到:“哦。这位坂本同学,再下真没啥可干的,但是我想要提醒你一下,你刚才那一个小步纵跃,跳到我的对面
 
的时候,我忘记提醒你了,你落脚点处……有一堆狗屎。”
 
    而就在秦观说完了这句话之后,原本还在白鹤亮翅的坂本却是嗷的一声,将脚做出了螺旋桨一般速率的横甩动作。
 
    一时间,那些刚刚附着在他的白球鞋上的狗屎,如同暴雨梨花一般的纷纷被溅射了出来,让警惕性极其高的秦观,嗷的一声,也跟着倒退了一步,成功的躲开了这一波的无差别攻击之后
 
,就下愤怒的回了一句:“在下秦观,你才是有何贵干的吧!”
 
    至于已经成功的将狗屎抖搂完了的坂本?
 
    他则是在毫无愧疚的状态之下……放下了自己的双脚,理直气壮的将自己的长臂朝着秦观的方向一指,就说出了他此行的来意:“秦观,我要向你挑战!”
 
    啥?挑战啥?
 
    至于坂本接下来的话,则是让原本已经紧张起来的秦观……瞬间又放松了下来。
 
    因为坂本是这么说的:“秦观,我要跟你比帅!帝国大学,不,这个世界,最帅的人只能有一个,让我们来决一胜负吧!”
 
    至于怎么比法?
 
    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坂本,朝着身后一个潇洒的招展,然后在这个人迹罕至的林荫小路上,就涌现出了大批的人头。
 
    他们藏在小树干之后,他们窝在冬青丛的底下,他们匍匐在不过半尺高的草丛之内,他们挂在不过一米长的树条儿之上。
 
    总之,他们就这样冒了出来,在坂本的指挥之下,迅速的排在了坂本与秦观的面前,带着少见的热情,挥舞着手中别有含义的玫瑰花,带着点小激动的就停在了这两个人两米远的地方,
 
等待着坂本接下来的指令。
 
    “很好,秦观,现在人已经到齐了,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的吗?啊哈哈!”
 
    现在的坂本笑的就像是一个大反派,得意忘形的,都没有了以往的淡定从容。
 
    但是一旁的秦观却是无奈的一扶头,有些头疼的回到:“你是不是真觉得我秦观好说话就是傻?”
 
    “这些人之所以能被你找过来,怕是原本就是你的铁粉吧?”
 
    “你找一群自己的铁粉来充当比赛的投票裁判?你还不如让我直接承认,我没有你帅来得简单呢。”
 
    “我这个人呢,有一点好处,那就是谦虚。”
 
    “这位叫坂本的阁下,我认输,你可是比我帅多的存在了,帝国大学最帅的人就是你,这样总行了吧?”
 
    “我这好不容易才能上一节的专业课都要迟到了,你不知道,教我金融学的那个老头子有多么的烦人。”
 
    “本来我在他眼里就是不务正业那一拨的,这要是回校第一次课就迟到了,那我可就真的死定了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番话,自以为已经解决了眼前的麻烦的秦观,那是抱着手中的资料就往前面奔啊。
 
    他为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耽误了多少工夫了,一会怕是要接受蔡老头的雷霆之怒了。
 
    只可惜,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的坂本……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吗?
 
    答案想都不用想了,必然是不能啊!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afmwa.com/a/98caipiaoshoujiduan/20180912/1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